夏日到来,令我怀念!

这句话看起来矛盾,又何须怀念一个已经到来的季节?可夏天本就是一个矛盾的季节,热到让人受不了却又觉得就该热成这样才算恣意尽兴。

镇日长闲,难消永昼,西瓜啤酒吃喝到腹中饱涨却停不下来,稍微一活动就汗如雨下,再去用冷水从头浇到脚。热得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夜晚,让身体尽可能裸露在窗口吹进来的晚风里,刚有些睡意却常常被蚊子折腾醒,似睡非睡,心烦意乱。这些压抑的躁动,漫长的孤寂,仿若心中浓烈滚烫的执念,把日子都拉长了。

白日炽烈灼目的太阳,会化作傍晚时分的熔金落日,红霞满天,让人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事情,多看几眼。

只是所有的夏日都将不复归来,等到秋天的风一凉,这一年便仿佛大势已去,连念想都不剩。順著那條無名河 與你並肩漫步著
曳地明月光 挽手共踏過
眼前路長長的 身後夜靜靜的
兩個影子交錯成 一整片濃墨

那一日獨倚樓閣 縱目觀十里城郭
這汪江湖如死水 唯你似驚波
向天涯處跋涉 遊遍他鄉異國
縱你閱人何其多 無人相似我

你我曾在尋常市井巷口
浮光明晦間無聲交眸
而那一眼
凝就煙火塵世中的最溫柔

春江水暖被一陣風吹皺
落日熔金繪你我襟袖
短短一霎
醞釀得如生命般綿長醇厚

十八年後的春天 我坐在中庭小院
看夕陽灑在 你髮梢眉眼
回首來路三千 一晃數載流年
才知我若是遊子 你便是人間

那一日席地幕天 星河下相偎而眠
將軟紅萬丈 安放於心尖
醉夢中的天邊 比遠方更遙遠
滔滔回憶似螢蝶 雋永成歲月

你我曾在尋常市井巷口
浮光明晦間無聲交眸
而那一眼
凝就煙火塵世中的最溫柔

春江水暖被一陣風吹皺
落日熔金繪你我襟袖
短短一霎
醞釀得如生命般綿長醇厚

你我曾在浩蕩人海如流
殘垣火光中無言執手
而那一瞬
在記憶中炙沸得經年不朽

多少故事被流光輕染舊
傳頌於坊間悠悠之口
檀板一敲
戲文裡迂迴曲折情深不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