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谓亭长曰:“吾知公长者。吾骑此马五岁,所当无敌,尝一日行千里,不忍杀之,以赐公。”乃令骑皆下马步行,持短兵接战。独籍所杀汉军数百人。项王身亦被十余创,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项王乃曰:“吾闻汉购我头千金,邑万户,吾为若德。”乃自刎而死。

这是《史记》里写项羽拒绝乌江亭长东渡建议之后,自刎而死的过程。项羽乱军之中看到昔日故人吕马童,便放弃同汉军继续拼杀,把自己的人头作人情赠予他。当然项羽也许没去想,这份礼物既然如此贵重,吕马童能不能独享就是个很大的问题,《史记》下文写项羽尸身被在场的另外四名汉将抢夺瓜分,他并没有获得这份大礼,不过后来刘邦还是一视同仁,给了吕马童同样的封地赏赐。

「故人」一词,在后世的诗词文章里,多指相交很深的老朋友,不过从项羽这句「若非吾故人乎?」,让我觉得他和吕马童也许还算不上是老朋友,仅仅是过去的一个熟人,甚至只是一个过去认识的人而已,我在维基百科查了下吕马童:

呂馬童,也稱司馬童,和項羽同籍。少年时期有大志,曾经对人说:“人生一世,不锦衣玉食,枉为人矣。”

秦末時加入項羽麾下,項羽滅秦之後,派他在秦國降將三秦王之一的雍王章邯手下當軍官。章邯被劉邦討伐而戰死,呂便降漢,也在爭奪咸陽當中立功。後來被封為騎司馬。

吕马童少年时曾对人说的这句话和刘邦项羽当年看到秦始皇仪仗队伍时发出的感慨:「大丈夫当如是也」、「彼可取而代之」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想要荣华富贵,只是野心大小的区别。关于这一点,我特别欣赏古人的直白坦诚,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今天的人无论做什么,明明做事的目的是为名利,却非要说成是自己的情怀和理想。

从维基百科的介绍来看,司马童曾是项羽麾下一个军士,后来降汉,此时又在汉军中参与围剿项羽之列,这样的「故人」,大概不是老朋友的关系,只不过是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一个熟人,但项羽还是成全了他。可能有人会认为项羽仁慈宽厚,多情念旧,所以才会这么做。我不这么觉得,且不说他进入咸阳后火烧秦宫,大肆杀戮无辜平民和降卒的种种恶行,假若此刻他不是穷途末路,而是楚汉势均力敌,项羽和司马童在战场上短兵相接,十有八九会是一场毫无情面的殊死搏斗,斩「故人」于马下。但此时境况不同,已然是四面楚歌,必死无疑了,既然这样,好处就优先给熟人吧。我们大部分的中国人可能都是这样,利益相关的事情,先考虑到自身,然后就是身边的熟人,即使那个「熟人」可能跟你连一句话都不曾说过,甚至伤害过你,但是你认识他/她,经常见他/她,相比别的陌生人,你还是更愿意把利益留给熟人,比如最常见的投票,大部分人会把票投给一个自己认识的人,而不是投给陌生人,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毕竟这个传统由来已久。

北京终于真正到了夏天,开始进入雨季,午后雨不算大,便没有带伞,在雨里走走停停,消磨周末的时光。我喜欢雨天,雨天似乎让这个喧闹的世界安静了一些,自己的心也变得平静下来。


长刀大弓
坐拥江东
车如流水马如龙
看江山在望中
一团箫管香风送
千群旌旆祥云捧
苏台高处锦重重
管今宵宿上宫